a a a a a a a a a a a 金堂县男性网_新闻天下——读取天下新闻

金堂县男性网

遂昌县租房

车厢与站台的落差麻烦不小。

地铁换乘站盲道被截断

地铁换乘站盲道被占用

原标题:地铁换乘站盲道最混乱 被截断被占用被消失

        站台与车厢落差最高达12厘米

本月初,北京市规划委发布消息,对新修编的《城市轨道交通无障碍设施设计规程》(以下简称《规程》)公开征求意见。

含机场线在内,本市目前已经投入运营的地铁线路有18条。而无障碍设施的细节缺憾随处可见,成为乘客出行的障碍,经常有地铁乘客通过各种途径表达意见和不满,年年不满但一直没见有改进。近日,本报记者再次走访本市各条地铁线路及25个换乘站,发现车厢与站台地面存在不同程度的落差,落差最大的达十余厘米,很不利于轮椅乘客进出车厢。而在地铁所有无障碍设施中,最为混乱要数盲道,要么被截断要么被占用甚至凭空消失。

站台与车厢落差挡住轮椅进地铁

不少需靠轮椅出行的人士以及他们的家人,对地铁无障碍设施心怀疑虑。

刘女士的老伴前年出了车祸,在康复阶段只能坐轮椅,进进出出全靠刘女士帮忙。他们住在地铁5号线灯市口站附近。“有回要坐地铁,我推着他去灯市口站,进站口没有轮椅能走的坡道,是个小伙子帮忙把轮椅拽上去的,但那边没有能上下楼梯的升降平台,工作人员说C口有,我在的A口没有,想用平台必须再出站、过马路到C口,一通折腾。”

马女士是一名2岁男童的母亲。每当空气条件好时,马女士一家三口就会乘地铁前往公园、动物园等户外游乐场所。“我们每次都是两个大人加一个童车推着孩子,即便下楼梯不方便也还能应付,但我真的不明白,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地铁车厢跟站台有落差呢?我亲身体验到的,有的落差两三厘米,有的落差能有十几厘米。对于完全靠轮椅行动的人,这个落差真的是种麻烦,我亲眼见过一个坐轮椅的靠其他人连拉带拽,费了老劲才进到车厢。”

13号线知春路站落差达12厘米

针对地铁车厢与站台落差问题,本报记者也对各条地铁线路进行了走访。

在地铁13号线,落差最大值出现在知春路站,约12厘米;五道口站落差为6厘米;在西二旗站,落差为4厘米。

地铁8号线中,落差最大的为育知路站,为7厘米;奥林匹克公园站车厢与站台落差约6厘米;林萃桥站落差为3厘米。

14号线金台路站落差最大,为5厘米;将台站、望京站、枣营站的落差值分别为3厘米、2厘米、1厘米。

5号线东四站落差为8厘米,至磁器口站落差值上升至10厘米。

7号线各站车厢与站台地面落差值均在5厘米左右。

军事博物馆站,1号线站台与车厢落差为5厘米;9号线则为3厘米。

6号线金台路、东四、平安里站落差均在4厘米左右。

4号线西单站落差为7厘米,安河桥北站落差为5厘米。

10号线海淀黄庄、知春路、车道沟、大红门站落差均在7厘米左右。

15号线全线平均落差值小于2厘米,六道口、奥林匹克公园、望京西等很多站点落差值为零。

西直门站盲道引向断头大铁门

李先生是一名视障人士。大约2年多以前,李先生在家人陪同下乘坐地铁出行过一次。他不太记得那是在哪个换乘站,让他印象深刻的是,“反正最后沿着盲道我根本没法走到换乘站台去。”

李先生表示,直到现在,他自己坐地铁的心愿仍未实现,“(地铁里盲道)设计绝对有问题,就是摆设。”

对此,记者体验西直门站发现,盲道如同迷宫。A出口,盲道径直通往一道普通闸机,而非无障碍闸机。距离A口不远、换乘地铁13号线的通道中,盲道被引向一道上锁的铁门。

B出口方向,记者尝试沿盲道由4号线站台前往换乘2号线和13号线的通道,途中盲道突然断头。

C出口,沿盲道向地铁4号线换乘。盲道位于前进方向左侧。同样在C出口,尽管有盲道,但指向的却是进站闸机位置,而非出站闸机。

若想沿盲道由13号线向2号线和4号线换乘,则是不可能的事。障碍在于:首先,由13号线站台到达换乘层后,整个13号站厅中没有铺设通往换乘通道的盲道;其次,沿突然出现、几乎紧贴墙根的盲道前进,不久会到达下行步梯,走完台阶再沿盲道走向换乘通道,途中盲道向右拐过弯后便指向了一条距离换乘通道不远、尚未开通且大门上锁的通道。至此,盲道结束。

14号线望京站盲道在栅栏下穿过

在地铁所有无障碍设施中,最为混乱的要数盲道。

8号线奥林匹克公园站,在换乘15号线时,换乘通道内的盲道在拐弯处被一段栅栏截住,盲道在栅栏另外一侧拐了个弯,通往一个尚未允许通行的出口。走下楼梯后,盲道位于行进方向的左侧,站内用于分隔人流的栅栏则紧贴盲道。经过一个转弯后,盲道的位置又转为在行进方向的右侧。

在15号线望京站,若想换乘至地铁14号线可以经由厢式电梯完成。但在走出直梯后,并未铺设引向换乘通道的盲道,且双向换乘均未铺设盲道。进入14号线站台区域后,盲道出现,但被栅栏截开。此外,从14号线F口进站后,若一直沿着盲道走,不仅将与行进人流逆行,还会在通道中遇到栅栏。盲道在栅栏下穿过,通往两个能够换乘地铁15号线的通道口,而盲道越过第一个通道口、径直通往第二个通道口,进入换乘厅后不久便再次被栅栏拦住,栅栏另一端依然是尚未通行的道路。

在地铁东四站由6号线向5号线换乘,可以通过厢式电梯从站台层到达站厅层,均有盲道引导,行进过程却并不安全。在站厅里,盲道先是位于行进方向的左侧,不久便连转两个直角弯改为靠行进方向的右侧,两个直角弯之间的一段路,垂直与通行人流相交。进入换乘通道后,路上有一段分割人流用的栅栏靠墙摆放,正压在盲道上。再经过一个滚梯、一次拐弯、一组台阶后到达上层站厅,盲道在分界线处消失。

盲道被截断被占用或凭空消失

在14号线金台路站向6号线换乘时,可以通过厢式电梯从站台层到达站厅层。盲道位于厢式电梯出口、前进方向左侧,一路靠近墙壁向换乘通道延伸,通道内有无障碍坡道,盲道在坡道区域转换为靠前进方向右侧,坡道尽头是另外一部厢式电梯。到达6号线站厅入口处时,盲道突然截断,在其左侧、相距不到两米的位置出现一条新的盲道,且紧贴金属栅栏。

在地铁9号线军事博物馆站向1号线换乘过程中,换乘通道内盲道位于行进方向的左侧,到达1号线后盲道又位于行进方向右侧。

从地铁1号线西单站换乘4号线时,上层站厅的盲道铺设并不完全,C、D两个出口附近没有盲道。此外,尽管可以跟随盲道走入换乘通道,但在通道口有一段栅栏挨着盲道,几乎架设在盲道之上。换乘通道内,盲道通往楼梯,旁边是滚梯,由此到达4号线站厅。由此开始,盲道笔直向前,而非沿人流行进方向铺设,且再次被栏杆拦截。

事实上,换乘站是地铁盲道问题最突出和集中之处——沿盲道行进,经常遇到突然转弯、盲道从行进方向的左侧变换到行进方向右侧的情况;盲道断头、被截断、被分流栅栏占用或挤用的现象几乎站站皆有;所有双向通行的通道里,均只有一侧铺设盲道;不同地铁线路之间的盲道根本无法衔接,不少换乘站厅干脆成了盲道“真空地带”。记者随机走访的25个换乘站中,盲道均存在不同程度问题。李先生的一位视障朋友认为,盲道乱象,显示出设计之初的敷衍了事。(本报记者习楠J237)

遂昌县租房

最新文章
推荐内容